| | | | 北湖 | 苏仙 | 资兴 | 桂阳 | 宜章 | 嘉禾 | 永兴 | 临武 | 汝城 | 桂东 | 安仁
首页 > 美食 > 正文

红薯糍粑里的儿时味

作者:全媒体记者 陈华英    来源:乐通lt088      发布日期:2022-02-14


“出锅啰,出锅啰,马上就可以吃了啰——”“哇,好香啊!”今年正月初四,我们家,严格说是我的娘家,掀起了新年的又一拨欢乐高潮—— 一家人一起做大家都心心念念了很久的红薯糍粑,尝到了久违的儿时美味。

在以前缺衣少食的年代,家里基本上过年才会买糖果零食,平时即使家里来客,也只是搬开笨重的廒盖,到廒里去抓一盘自己家收获的花生出来招待。小屁孩到山上采些野果就是珍馐。可是每到冬天,手巧的村妇们却能将自己家的收获做出诱人的美食。

外焦内软、又酥又脆、香甜可口的红薯糍粑就是其中最美味又最普遍的一种。

每年冬季,一大担一大担的红薯收回家,倒在楼板上,码在火房长板凳下;一担担的茶籽摘回家,倒在坪里晒干,剥壳,再挑到榨油坊榨出琥珀色晶莹透亮的茶油。这时,各家主妇就会惦记着抽半天时间,来炸红薯糍粑了。

母亲炸的红薯糍粑更是漂亮美味,令我们全家期待。

清早,母亲会挑选两竹篮个大又饱满的红皮黄心红薯到井里去搓洗干净。我和妹妹似乎已从鲜嫩的红薯上看到了美味的糍粑,兴奋地争相加入,要给母亲帮忙,围着竹篮面对面坐在小板凳上,将一个个红薯削皮后放入干净的盆中。随后,母亲拿来一面大簸箕放在厅屋中间,上面放砧板将红薯切片再切丝,切丁,最后快刀剁碎。随着母亲手中的刀起起落落,红薯粒也快乐地舞蹈跳跃,有的挤走了下面的、旁边的,有的跳到了砧板边沿或是砧板下 的簸箕上,母亲时不时用刀将砧板边沿的红薯丁刮到中间,或是将簸箕里的捧到砧板上红薯堆的最上面,又挥舞着菜刀剁起来,不一会儿,小山堆便又塌了下去,红薯丁很快成了红薯粒。这时,母亲会往上面撒上一调羹盐切上一把葱,再一手翻动红薯粒,一手挥刀再剁上一阵,直到将盐、葱和红薯粒和匀。母亲将剁好的红薯粒倒到大盆里,再往上面倒粘米粉、糯米粉,用手搅匀,再淋上少许开水,边淋边用筷子拌,以防水流到盆边沿。

说来容易,做起来可要技巧和耐心。米粉放多少是有讲究的,米粉多了,会盖住红薯的香甜味,米粉少了粘不住红薯粒。水少了揉不成团,水多了会粘稠。做这一切时,母亲都是非常小心地,凭着经验慢慢调。调好后,母亲就用力搓,将米粉和红薯粒揉到一起,搓成团,直到盆里一点碎粒都没有。

这时,一直在旁边捡红薯粒玩下雨游戏的我们姐妹又可以上场了,学着母亲的样子,用手指捏一团鸡蛋大小的红薯糍粑团揉成球,再用两掌压平,整好边沿,一个红薯糍粑就做好了。我们将做好的红薯糍粑围着簸箕边沿绕圈圈摆放,很快就将簸箕摆满了,一个个黄白相间的糍粑拼成了美丽的花朵形状。这时,母亲就开始架锅烧火热油了,等一锅油烧开后,她小心翼翼地将一个个糍粑沿着锅边沿滑下去,锅里的油起了泡泡,发出欢快的滋滋声。渐渐地,一个个糍粑浮到油面轻轻晃荡,原本黄白相间的颜色已变得金灿灿的,并发出诱人的香味,很快,香味就弥漫着整个屋子。还在做糍粑的我们已是无心做事,双手动动停停,两眼盯着锅里,直咽口水。看到母亲捞糍粑上时,我们放下手中的活,一齐围了上去,母亲忙叫住:别来,别来,小孩子别往油锅边挤。母亲对我们说,刚出锅的红薯糍粑会烫伤嘴,并且火气也大,喉咙会受不了,凉凉再吃,边说边帮我们放几个炸好的红薯糍粑在生糍粑上面,好凉得快一些。可是,母亲一转背,我们俩就迫不及待地吃起来。表皮的那个酥脆,内里的那个松软,那种香甜可口,文字难以描述,只知自己瞬间唇齿生津,充满了幸福感。我们一个接一个,吃个痛快,接下去那餐饭,是不会端碗了。

干农活路过的村民闻到香味,会大喊一声:你家里好香啊。母亲会快步走到大门口说,在炸红薯糍粑呢,进来吃吧。这些人都会不讲客气地放下担子,进来吃几个,并边吃边赞不绝口。这时,我们会非常骄傲。炸完后,母亲会让我们给几个邻居及住在村里的亲戚分别送点去,让他们也尝尝。红薯糍粑的香味要弥漫好几天。

现在,街上、商场里的零食琳琅满目,品种、口味众多,有些人也许早已将红薯糍粑的美味忘记了。加上原来的家庭主妇大多外出打工,冬闲季节也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忙碌,很少有人静下心来,亲手制作一番美食。就是有人想做红薯糍粑,在今日农村也不是家家有新榨的土茶油和一筐筐的红薯了。

我倒不用担心家里会没有炸红薯糍粑的原材料。我的父母亲虽年龄大了,但勤勤恳恳的两老还坚持下地劳作,小菜、杂粮不仅供自己吃,还有得卖。当然啦,我们每次回家,车子后备厢都会被塞得满满的,里面装满了母亲早就准备好的,我爱吃的各种纯天然绿色食品。

年前,我跟母亲、妹妹通电话时提出,好久没吃过炸红薯糍粑了,非常想念,过年时一起来做吧。我的提议得到家人的全力赞同,这其实也是大家的心声。母亲马上应承我说,好好,家里还有很多红薯,今年又新榨了几斤茶油。

这次炸红薯糍粑跟小时候差不多,也是母亲精挑了最好的红薯,清早就到井里去洗净了,然后我们姐妹俩削皮,只是母亲年龄大了,已无法将刀挥得跳舞般灵活,剁红薯改由妹妹主刀,爱人则负责出力气揉搓糍粑团,掌勺炸糍粑这种得有耐心的事还得母亲亲自出马。这次更多了乐趣,就是五岁的小女一直在旁边扒拉红薯粒玩,不时将少许红薯粒撒在地上,喊也喊不到。我在半嗔半怨中,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不禁莞尔一笑。女儿做的糍粑小小巧巧的,就像她人一样可爱。

红薯糍粑炸好了,香味飘荡了,欢乐也飘荡了。儿时的味道又回来了。


编辑:黄慧
分享:

新闻热线:0735-2892485 广告:2893888 E-mail:master@czxww.cn 传真:2295893 举报电话:2886133 2893039

乐通lt088投稿QQ群:60874409 民情直通车联络QQ群:281367893
乐通lt088日报社 主办 版权所有:乐通lt088日报社乐通lt088  地址:苏仙北路乐通lt088日报社大门旁